深圳续写春天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1日
       深圳报道时间是强大的。从秦汉的荒地, 到唐宋的富庶;从新中国成立后的海外商贸文化交流中心, 到开放创新的开创性实验, 粤港澳大湾区书写着独特的时代轮廓。历史。改革开放40年后, 包括广东省在内的大湾区城市群响应国家号召, 在电子信息、机械工业、服装制造等领域锐意进取。相关产业发展起主导作用。大湾区的发展过程就是城市的发展过程。从粤港澳大湾区重点省份广东省的发展情况可以看出,

大湾区作为核心湾区的地位突出。深圳、珠海、汕头出口加工区相继成立, 中国广东省三大经济特区诞生。 2019年上半年, 广东GDP总量50501.17亿元, 成为上半年“五万亿俱乐部”的唯一成员。 2019年2月,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印发实施, 提振了粤港澳大湾区同胞务实发展的信心。与此同时, 粤港澳大湾区也成功跻身全球四大湾区之列。
       正是改革开放的强劲春风, 造就了这一命运的改变, 让大湾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有外媒曾对这一政策惊呼:“中国巨变的指针在响亮”。回顾历史的动荡可以知道, 这震撼人心的声音的第一声, 来自1979年7月2日广东深圳的填海工程。《开山炮》。此后, 深圳用铁骨铮铮的事实证明了中国人民的伟大觉醒, 证明改革开放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深圳:凝聚一个时代的精髓 深圳40年的故事, 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亿万人民掀起改革开放大潮的现实证明。 “宝安只有三宝, 苍蝇、蚊子、沙井生蚝。十间屋子和九间空屋逃出香港, 只剩下老人和年轻人。”直到1978年, 小渔村仍沿用“宝安县”旧名, 次年更名为天下。众所周知的深圳。 1970年代的宝安荒凉、停滞、破败, 与另一边拥挤繁华的交通形成鲜明对比。因此, 即使是酷热难耐的夏季, 也充满了逃港部队的“热情”。 1977年11月11日, 邓小平赴广东视察。他用带有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说:“我们不能怪别人跑, 问题可能出在我们的政策上。” 1978年12月18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了改革开放的新举措, 中国从此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次年, 分管广东的习仲勋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大胆表态, 郑重表示希望中央下放广东, 允许深圳、珠海、汕头三地分开。这时, 邓小平说了几句国语熟悉的话:“不如叫特区”、“陕甘宁从一开始就叫特区”、“中央没有有钱, 还能给一些政策, 你自己动手, 走一条血路!”深圳经济特区第一枪的建设就这样开始了。炮声炸山开海, 打通湾口通道, 唤醒沉睡的蛇口, 成为改革开放的“开门红”。 1980年8月,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 来自世界各地的2万名基础设施工程师和数十万建设者齐聚深圳。他们都成为特区建设的“地盘”, 为深圳谱写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1984年, 中国建筑承建深圳国贸大厦。
       作为当时中国第一高楼, 在建设期间创造了“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 1987年, 招商局集团在深圳发起设立中国大陆第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
       同年, 中核集团引进法国技术, 开始在大鹏新区建设大亚湾核电站。自1993年以来, 深圳进出口贸易总额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 2015年, 在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上播放“深圳制造”(与深圳共创)的巨幅广告, 这是深圳市政府向世界发出的“国际创客周”的邀请在深圳。昔日的“世界工厂”已转型为国际创客中心。它还拥有世界第三大集装箱港口、亚洲大陆最多的港口、中国五个最大的机场之一。 “改革开放40年来, 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做法是经济特区。全球有4000多个经济特区, 第一成功模式是“深圳奇迹”。 “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 英国《经济学人》的评价并不为过。从1979年到2018年, 深圳的GDP从1.97亿元上升到2.4万亿元, 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超过了香港。与“退潮”相反,

现在越来越多的港人选择在深圳创业落户, 抓住发展的大好时机, 2019年深圳将被冠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称号。 ”, 再带头, 新使命, 新征程。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深圳用40年的时间凝聚了这一巨大飞跃。1979年仲夏企业家摇篮的开启, 使中国成为第一个外向型工业园区——招商蛇口工业区(以下简称“招商蛇口”)从滩涂起步, 中国改革开放的“试管”由此诞生。奥恩, 创业者摇篮的基因诞生于深圳。 “蛇口之父”袁耕伟为推动金融改革, 在这里成立了招商银行; 43岁的任正非和几个朋友用2.1万元在蛇口破旧的工厂里成立了华为; 30岁出头的王石, 在蛇口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的第一块砖头, 从此开启了前万科时代;中国“商界四马”之一的马明哲, 用13人的小舢板“走”成了180万人的金融科技和医疗科技巨头。 ——中国平安。改革后很长一段时间, “时间就是金钱, 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一直是到处。蛇口工业区首期企业管理培训班学员谭竹喜曾对媒体表示:“效率很重要, 优胜劣汰,

蛇口工业区企业充满危机感。” 1991年, 蛇口工业总产值奇迹般地从十个增加到十个。一年前的0变成了340亿元, 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 堪比“亚洲四小龙”。任正非说:“华为的总部永远在深圳。”在他看来, 中国将继续开放。企业只要能够在国际环境中公平竞争, 坚持法治化和市场化, 就可以支持自己的理想。和梦想。 “与改革开放同步成长的招商蛇口, 在城市和园区运营领域深耕40年, 在2019年新的起点, 不忘初心, 秉承招商引资的血液, 蛇口基因, 为成为‘人民美好生活的载体’, 我们将在引领者使命的道路上继续砥砺前行。”招商蛇口负责人表示对华夏时报记者。改革推进创新永无止境。在这个智能时代, 如果能赋予城市表达的能力, 我想深圳一定会说:“那些你能想到的未来科技都在这里。” “每十年, 每一波产业浪潮中, 都有南山有代表性的创新企业。”南山区区长王强曾自豪地对媒体说。华为和中兴这两家全球5G产业链龙头企业, 核心器件领域的日海、大富科技、国仁通信, 芯片行业的领头羊海思和中兴微电子, 以及正在从传统产业转型的TCL家电到智能家电, 康佳、创维、大疆、育碧、光启等先进制造业均来自“世界级高新园区”试点园区之一的深圳南山高新区。没想到, 曾经与北京中关村、台湾新竹等高科技产值一起颤抖的深圳, 却在努力的过程中被誉为“中国最具硅谷风格的城市”。 2019年8月18日, 深圳迎来了轰动全国的“再改”政策——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一带一路”试点示范区的意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其中, “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等重大创新载体”的规定, 不仅让科技创新引领发展成为深圳突破的支点之一, 也意味着智能领域的后起之秀技术将得到他们的成长的认可。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 优必选推出了中国首款可商业化的大型人形服务机器人Walker。其展台一位人士向记者介绍, “作为‘智能助手’, 沃克可以为人类开冰箱、取水果、倒水、播放音乐、跳舞等。” 2019年进入互联网行业百强的金蝶软件(中国)有限公司, 在招商局推出了自主研发的RPA金融机器人。数据平台部主任彭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机器人程序可以完成发票处理、报表输出等97%的交易型财务工作。甚至金融业以技术赋能驱动数字化转型。平安银行交易银行事业部现金管理产品中心产品总监廖秀梅向记者透露, 现在的重点是利用区块链技术将非证券化资产数字化, 利用数字化资产进行交易。 IT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家支持5G和人工智能建设, 深圳本土科技、IT、家电企业将受益, 而深圳市也可以从中受益。在中国舞台上占据更中心的位置。”四十年冲击波拍岸, 九万里风电在路上。深圳各类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在“熔炼成钢”炉”的市场, 与世界级企业同台竞技, 做强、做优、做大发展的背后是改革开放的动力和活力。四十在生活中不迷茫。深圳,

迎来了“不惑之年”, 刚刚进入繁荣期 见习编辑:李倩南 主编:秦玲